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镜湖水的博客

唯有门前镜湖水,春风不改旧时波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世说新语》·王羲之  

2009-07-17 16:03:49|  分类: 有关右军旧宅研究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南朝宋·刘义庆《世说新语》中,有很多关于王羲之的记载,录以下。

《雅量》:郗太傅在京口,遣门生与王丞相书,求女婿。丞相语郗信:“君往东厢,任意选之。”门生归,白郗曰:“王家诸郎,亦皆可佳,闻来觅婿,咸自矜持。唯有一郎,在东床上袒腹卧,如不闻。”郗公曰:“此正好!”访之,乃逸少,因嫁女与焉。

释:太傅郗鉴在京口,派遣门生给丞相王导送信,想求丞相的儿子为婿。丞相王导告诉郗家门生道:“你去东厢房,任意可以选一位。”门生回到京口,告诉郗鉴:“王家的诸位少年郎,都值得称赞,听说太傅要选女婿,都很矜持而庄重。唯有一位少年,袒露着肚腹躺在东床,好像不知道这件事的样子。”郗公说:“正是这个最好。”访查以后,得知此人正是王羲之,便将女儿嫁与了王羲之。

《言语》:王右军与谢太傅共登冶城。谢悠然远想,有高世之志。王谓谢曰:“夏禹勤王,手足胼胝;文王旰食,日不暇给。今四郊多垒,宜人人自效。而虚谈废务,浮文妨要,恐非当今所宜。”谢答曰:“秦用商鞅,二世而亡,岂清言致患邪?”

释:右军将军王羲之与太傅谢安一起登临冶城。谢安悠然远眺凝神遐思,似有超脱尘世之逸趣。羲之对谢安说:“夏禹操劳国事,手脚都长了趼茧;周文王忙于政事,天黑才吃一餐。如今,四周都筑有堡垒,国家战乱动荡,人人都应该自觉地为国效劳。如果都是空谈,而荒废了政务,让清谈浮言妨害了国事,恐怕不是当今应该做的吧。”谢安回答说:“从前秦国重用商鞅,不也是仅仅传了两代便覆亡了,这难道也是清谈所导致的祸患吗?”

《方正》:王右军与谢公诣阮公,至门语谢:“故当共推主人。”谢曰:“推人正自难。”

释:王羲之与谢安共同造访阮裕,走到门口,羲之对谢安说:“我们应当共同推举阮公。”谢安说:“推崇别人正是很难的事情。”

《赏誉》:殷中军道王右军云:“逸少清贵人,吾于之甚矣,一时无所后。”

释:中军将军殷浩评论王羲之说:“逸少是个清雅尊贵的人,我对他的喜欢,一时没有谁能够比得上他。

  《容止》:时人目王右军“飘如游云,矫如惊龙”。

         释:论者评价王羲之行草书的笔势为:“飘如游云,矫如惊龙”。
  《假谲》:王右军年减十岁时,大将军甚爱之,恒值帐中眠。大将军尝先出,右军犹未起,须臾钱凤入,屏人论事,都忘右军在帐中,便言逆节之谋。右军觉,既闻所论,知无活理,乃剔吐污头面被褥,诈孰眠。敦论事造半,方忆右军未起,相与大惊曰:“不得不除之!”及开帐,乃见吐唾纵横,信其实孰眠,于是得全。于时称其有智。

       释:  右军将军王羲之不满十岁的时候,大将军王敦很喜爱他,常常安排他在自己的床帐中睡觉。有一次王敦先出帐,王羲之还没有起床。一会儿,钱凤进来,屏退手下的人,商议事情,一点也没想起羲之还在床上,就说起叛乱的计划。王羲之醒来,已经听到了他们的谈论,就知道没法活命了,于是抠出口水,把头脸和被褥都弄脏了,假装睡得很熟。王敦商量事情到中途,才想起王羲之还没有起床,彼此十分惊慌,说:“不得不把他杀了。”等到掀开帐子,才看见他吐得到处都是,就相信他真的睡得很熟,于是才保住了命。当时人们都称赞他有智谋。
     《仇隙》:王右军素轻蓝田。蓝田晚节论誉转重,右军尤不平。蓝田于会稽丁艰,停山阴治丧。右军代为郡,屡言出吊,连日不果。后诣门自通,主人既哭,不前而去,以陵辱之。于是彼此嫌隙大构。后蓝田临扬州,右军尚在郡。初得消息,遣一参军诣朝廷,求分会稽为越州。使人受意失旨,大为时贤所笑。蓝田密令从事数其郡诸不法,以先有隙,令自为其宜。右军遂称疾去郡,以愤慨至终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《晋书·王羲之》代释∶ 时骠骑将军王述少有名誉,与羲之齐名,而羲之甚轻之,由是情好不协。述先为会稽,以母丧居郡境,羲之代述,止一吊,遂不重诣。述每闻角声,谓羲之当候己,辄洒扫而待之。如此者累年,而羲之竟不顾,述深以为恨。及述为扬州刺史,将就征,周行郡界,而不过羲之,临发,一别而去。先是,羲之常谓宾友曰:“怀祖正当作尚书耳,投老可得仆射。更求会稽,便自邈然。”及述蒙显授,羲之耻为之下,遣使诣朝廷,求分会稽为越州。行人失辞,大为时贤所笑。既而内怀愧叹,谓其诸子曰:“吾不减怀祖,而位遇悬邈,当由汝等不及坦之故邪!”述后检察会稽郡,辩其刑政,主者疲于简对。羲之深耻之,遂称病去郡。

        《汰侈》:王右军少时,在周侯坐末。割牛心啖之,于此改观。

         释:  王羲之十三岁时,去拜见周顗,周顗见王羲之不凡。当时的人,很重视吃牛心炙,说吃了牛心炙可以补心。此品是烧烤而成的。在座的客人都还未动箸,周顗便亲自先割了一块给王羲之吃。于是,当时被邀请的客人都对王羲之敬羡不已。少年王羲之一下子成了知名人士。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《文学》:王逸少作会稽,初至,支道林在焉。孙兴公谓王曰:“支道林拔新领异,胸怀所及乃自佳,卿欲见不?"王本自有一往隽气,殊自轻之。后孙与支共载往王许,王都领域,不与交言。须庚支退,后正值王当行,车已在门。支语王曰:“君未可去,贫道与君小语。”因论《庄子·逍遥游》。支作数千言,才藻新奇,花烂映发。王遂披襟解带,留连不能已.

       释:王羲之初为会稽内史时,早已风闻在剡县沃洲(今新昌县沃洲)买山隐的支遁的高名。孙绰对王羲之说:“支遁揭示《庄子》义理,新颖深刻,为研究的大名家向秀、郭象所未曾道及,你想不想见见他。”王羲之持名士的孤傲之气,不把支遁放在眼里。  支遁还剡县沃洲,途经会稽郡治,孙绰与支遁去拜见王羲之,王羲之不与支遁交谈。过了一 会儿,王羲之准备外出,车已到门前。支遁对王羲之说:“君不要去,贫道与君小语。”支遁论《庄子·逍遥游》,作数千言,一挥而就,辞藻又极华美。王羲之读了,惊叹不置,遂披襟解带,留连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1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